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转载]李笑来: 批判中医——运用常识正常思考

转自http://web.archive.org/web/20130623043849/http://wordpress.lixiaolai.com/archives/10664.html#comments

原地址已失效:http://wordpress.lixiaolai.com/archives/10664.html

作者:李笑来

以下全部为转载内容: 

批判中医——运用常识正常思考
by XIAOLAI on 2011/07/09 · 434 COMMENTS
in 言论与八卦

批判中医,我不是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人。
批判中医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可它却是必须做的事情——总有一些人(比如我)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最终觉得中医必须批判。为什么?批判中医的理由只需要一个:中医常常害人。当鲁迅先生说“中医不过是有意无意的骗子”之时,他还是非常客气的,因为骗子毕竟不如杀手可恨可怕。

这个帖子将是个很长的帖子(可以预见的是留言也会有无数)——我会陆陆续续地整理,慢慢地补充。

中医不会因为这一个帖子就倒下,而它的衰败也不会是因为这样一个帖子。

这个帖子里的所有说明与论证,将全部基于常识。

请读者注意:由于已经预设了立场,这里可能没有什么“友好的探讨”——只希望每个人都清楚一点:骂人是不对的,说脏话是愚蠢的

[2011年7月9日]

感谢@ArchNew同学提供的一幅趣图

[2011年7月10日]

说得准确一点,这个帖子是一个工具。我通常这样告诉朋友:“不要跟别人争论中医问题,因为你根本就无法说服他们。”这个帖子不是用来说服他们的,而是给另外一些人提供工具,让他们可以判断对方是否可以正常思考的工具。给他们看这个帖子,然后观察他们的反应就可以了。
[2011年7月10日]

1. 中医和西医是对等的吗?

中医和西医从字面上来看,好像是“势均力敌”的两方,一个是东方医术,另外一个是西方医术。其实,我们所说的西医,指的是Modern Medical Technology(现代医疗技术),而“中医”,指的是Chinese Traditional Medical Treatment(中国传统医疗手段)。全世界范围内,每个国度、每个民族、每个文化,都有过属于他们自己的“传统医疗手段”——只不过现在基本上都已经被弃用了,被现代医疗技术(科学)所替代。

所以,“中医”这个叫法本身就是有误导性的。很多人实际上自己早就弃用了“传统医疗手段”,但一听到批判中医,就觉得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国家受到了侵犯一样,于是就自然而然地开始全方位抵触。其实,放弃中医并不丢人——这就好像是有了香皂之后人们自然而然地不再使用肥皂洗脸一样(有了洗面奶之后,人们更不用肥皂了),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仅此而已。概念清晰很重要,这从来都是正常思考的前提。

2. 中医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保护!

传统也好,文化也罢,并不是都要保护、都必须保护的。曾几何时裹小脚还是传统,男人留辫子、三妻四妾也是文化呢。开明、进步、科学、民主,都可以成为,也应该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更应该成为主要的组成部分。不科学的东西被当做文化的一部分,是那个文化的耻辱而已。

3. 没有中医,你的老祖宗早就死光了,还轮得着你在这里乱喊乱叫?


没有现代医疗技术的年代,人们顽强地繁衍,并非完全依赖于当时落后的医疗技术。事实上,在李时珍之前,人类也好,中国人也罢,早就有比后来的文明更久的历史——请问,那时的人怎么活过来的?答案很简单,死亡率再高,也没能够阻止人类顽强繁衍。一个物种是否能够繁衍到今天,几乎跟它是否拥有医疗手段没什么关系(某个人能活多久却显然与当时的医疗技术有着直接联系)——请问鳄鱼是有传统医疗手段呢?还是有现代医疗手段呢?才使得它们亿万年间很好地生存着?蚂蚁呢?蜘蛛呢?!

4. 中医能够传承几千年,总是有些道理的吧?

传承几千年本身并不说明它有道理。“正月里剃头死舅舅”这话也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代吧?有道理吗?

更进一步,“有一些道理”和“有道理”还差十万八千里呢。随便哪一个邪教的教义拿出来都可以找到几个“金句”,甚至可以放之四海皆准呢,可惜,那几个正确的金句无法改变整个邪教的本质。同样的道理,哪一个骗子能够满嘴胡话成功呢?——骗子靠的都是“十句话里把一句假话掺到九句真话里”。中医理论里总是可以找到一些有道理的地方,但这毫不妨碍中医理论整体在今天来看,已经是落后的,腐朽的,无用的,甚至是有害的——妨碍、甚至阻碍人们使用更好的东西,就已经构成邪恶了。

5. 不好的是庸医,不是中医吧?

过去农村里没有受过精良训练的医生,于是大家看病只好找“跳大神”的。其实跳大神的也不是完全不学无术,他们也在归纳、整理、总结自己和先人的经验。他们之中的一些人也能治好一些病。但我们不能说“不好的是那些跳不好大神的,而不是跳大神本身⋯⋯”吧?

作为医疗手段的一种,在今天无法通过“双盲测试”检验的,就被我们认为是“不可靠的、起码暂时仍有危险的”。可惜的是,中医理论没有一个(对,就是这么绝对,一个都没有)能够通过这种简单而又有效的测试。有些人为了蒙混过关,通过数据造假声称自己通过了“双盲测试”——这说明现在的很多所谓的中医已经不是鲁迅那个时代里“有意无意的骗子”了,现在的他们根本就是“怀揣歹意的混蛋”。

不知道什么是“双盲测试”,以及不明白为什么它那么重要的人,请自行补课——这不是什么专业知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只不过是受过教育的人都应该了解的常识。

6. 对,就是要全盘否定中医。


总是有人说,“总不能全盘否定中医吧?”——我的观点是,真的就是要全盘否定。“总是有一些好处”并不等于不能全盘否定。全盘否定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就好像历史上封建社会替代奴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替代封建社会,并非是因为“奴隶社会全无好处”、“封建社会全无好处”,而是因为“就算它们有些好处也不值得保留”,“替代它们的不仅好处更多,而且同样拥有它们原本的好处”。

别一听到“全盘否定”就气短三分。地球上那么多国家与民族都全盘放弃了传统医疗手段,发生了集体灭绝的事情么?没有。为什么?因为总体上来看,传统医疗手段能够治疗的病症现代医疗手段都能治好,反过来,传统医疗手段治不了的病,有很多现代医疗手段也能治好(请反对者仔细阅读,不要断章取义,每个字都不要落下。我知道你们有阅而不读综合症——现代医疗手段都没办法治疗的大脑病症)。

“西医治不了的病中医治好了!”——这对一些人来说是支持中医的理由。可对我来讲,这恰好是一定要全盘否定中医的根本原因之一:事实上,没有什么病是西医治不了,反过来只有中医能治的,只有“中医声称能治的”而已。比如,中医声称自己能够治疗糖尿病,不知道坑了多少人;中医声称自己能够治疗肝炎,不知道坑了多少人;中医声称自己能够对晚期癌症有所治疗,不知道坑了多少人;中医声称自己能够治疗SARS,不知道坑了多少人(不知道让多少孩子失明);中医声称自己能够“治疗”肥胖症,不知道坑了多少人⋯⋯事实上,中医总是声称什么病都能治。就算有些中医“比较严谨”,“只声称自己能够治疗某些病症”,但是,把所有的中医全都加起来,你就会发现他们“无所不能”,只不过,都是“声称”的,没有一个能够用“双盲测试”证明自己的治疗手段真正有效。

中医能治感冒吗?不能。中医理论中就不存在如何应对病毒、细菌的东西。但,中医不死,中医不甘寂寞,于是出现了一个怪物:“中成药”,声称“中西医结合疗效更好”——这是赤裸裸的欺骗。所有感冒冲剂里面的中药成分对病毒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能够抑制感冒症状的,从来都是西药成分。

心脏病、糖尿病、肝炎、肺炎、脚气⋯⋯如果你把你知道的(仅凭常识)常见病症罗列出来,你自己就会明白,这些病症没有任何一个是“只有中医才能治好”的——恰恰相反,刚才罗列的这些病症都是中医必然治不了,只能靠西医的。如有必要,请反对者提供证据,证明某种疾病只能由中医治好,西医绝对不行——如果真的有这种病症,那么全盘否定中医就没办法完全站得住脚。

方舟子(也许是迫于压力)曾经发表文章澄清“我不是要全盘否定中医”。我却看不出中医哪一点真好(不要漏了“真”字)——好到全然不可替代的地步。我也不觉得主张全盘否定中医有什么压力——反过来,我倒觉得除了有常识支持我的观点之外,我还有起码的言论自由。中医并不会因为我一个人主张全盘否定而倒掉——尽管我相信早晚它会倒掉的。

7. 你懂中医吗?!就知道在这里胡说八道!

也许我不会做菜,但我也知道哪个菜好吃还是不好吃,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也许我不会导演艺术,但也知道哪个电影好看不好看;也许我不会开车,但也知道汽车是不能开到人行道上去的——对,这就是常识的力量

不要再尝试着在忽略明晃晃的证据的同时攻击对方的非专家地位——这是懦弱的表现。我作为公民不会治理国家,就不能发表意见了吗?我作为学生不会讲课,就不能对老师有看法了吗?我作为病人不会治病,就只能任凭医生摆布吗?

几年来,遇到无数用这个理由批评我的人——可是最搞笑的地方在于,用这个理由批评我的人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这个理由真的必须遵守的话,在要求我闭嘴的之前,他们也一样应该闭嘴。

8. 中医能够与西医结合取长补短吗?

近些年来,中医从来都在取西医的长补自己的短。还是换个措辞吧,省得有人漏过了第1条。作为老而不死的传统医疗手段,它一直在打着“中西医结合”的幌子(好像西医也占了它的便宜一样)为自己“正名”。我们都见过用听诊器的、或者看X光片的中医,你什么时候见过“望闻问切”的外科医生?

不科学的东西总是要扛着科学的幌子,科学的东西怎么可能需要伪科学的辅助?

9. 我就喜欢看中医,你管的着么?!

确实没有人有权利干涉你的自由。你得了感冒吃中药,你得了脑供血不足吃中药,你得了心脏病看中医,你得了脚气看中医……这些都没人管得着。但,反过来,我们讨厌中医,批评中医,也不是你管得着的事情。如果你恰好是中医,觉得不公平,那我们就讲道理。你拿出你能够通过双盲测试结果也行;拿不出来就算了,该干嘛干嘛去。

10. 别跟我谈什么“双盲测试”,用西医的方法去衡量中医是不公平的!

请认真阅读第1条。在当前语境中,“中”与“西”并不对等。我们在说的是:中医不科学。也正因如此,它必须被抛弃。衡量的医疗手段的方法只有一个,科学——科学不分“中科”或者“西科”。不科学的我们不接受。别问我“什么是科学?”——你应该自己去补课。别怒斥“你们就是一帮自大可笑的科学教徒”——没用,我们不会生气,甚至不会跟你争辩。

11. 你说的这些根本就说服不了我!

我们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说服你。我们只想把道理讲清楚。至于是否接受,甚至是否有能力理解,是你自己的事情啊!只不过,我们也确实希望你得了心脏病的时候不要去看中医,得了感冒不要吃中药,得了糖尿病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中医、中药、中成药什么的⋯⋯你懂的。

12. 中医有疗效,你敢否定嘛?!

地球上的任何传统医疗手段都有这样、那样、一定的疗效——中国传统医疗手段当然也是如此。但,为什么别的文化就那么“傻”,把“有一定疗效的传统医疗手段”摈弃了呢?答案很明白:现代医疗技术的疗效更好么!

医学是相对有特殊性的学科。判断某个医疗手段是否有效,必须、也起码要排除安慰剂效应(没听说过这个概念的,或对它一知半解的,请自行补课)。所以,当你想要用“我/我亲戚/我朋友/我听说的某某”的“某某病症就是中医治好的!”之类的理由反驳我的话,请你先认真考虑以下几点:

a) 你确定已经排除了安慰剂效应吗?

b) 你确定该病症用现代医疗手段无法医治吗?

c) 你确定那中医只用了传统医疗手段吗?(所有中成药都一样,起作用的都是西药成分——中医自己都懂)

d) 更重要的是,你确定那病真的治好了吗?(很多中医声称能够医治糖尿病,靠的只不过是“转移注意力”)

13. 汉奸!

唉,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吧。

Saturday, December 13, 2014

Quora推荐

//知乎其实就是中文版的quora。

李笑来: Quora其实是个“用”英语的好去处
http://www.shanbay.com/footprints/article/1300/

一些值得关注的人
Whom should one follow on Quora and why?
https://www.quora.com/Whom-should-one-follow-on-Quora-and-why

可以关注一些topic/话题
Quora: topic on Athesim
https://www.quora.com/Atheism

Quora: topic on humanism
https://www.quora.com/Humanism

关注一些感兴趣的具体问题:
PhD Students: What wiki/blog software do you use to maintain personal notes of your daily reading/research?
https://www.quora.com/PhD-Students/What-wiki-blog-software-do-you-use-to-maintain-personal-notes-of-your-daily-reading-research

What are the best resources (sites, books or tutorials) for learning programming?
https://www.quora.com/What-are-the-best-resources-sites-books-or-tutorials-for-learning-programming

How did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directly affect Biology and Medicine?
https://www.quora.com/How-did-the-Theory-of-Evolution-directly-affect-Biology-and-Medicine

How do I become a data scientist?
https://www.quora.com/How-do-I-become-a-data-scientist

Why do some people like programming?
https://www.quora.com/Why-do-some-people-like-programming

How do I get over my bad habit of procrastinating?
https://www.quora.com/How-do-I-get-over-my-bad-habit-of-procrastinating

How do you read academic papers for which you don't have the background?
https://www.quora.com/How-do-you-read-academic-papers-for-which-you-dont-have-the-background

What's your greatest "I am so fucked" moment?
https://www.quora.com/Whats-your-greatest-I-am-so-fucked-moment

Trello推荐

推荐Trello作为日常事务管理工具,支持在线编辑,android,OS跨平台使用。

一图胜千言,如果你喜欢这样安排事务:


你可以使用Trello达到这样的board效果:


Trello的board个数不限,支持多人协作任务分配,支持日历显示,进度显示,到期提醒,附件添加等等。

Trello能帮你做什么?
1. 规划装修进度;
2. 实验室项目进度管理;
3. 论文进度规划和安排;
4. 交通行程规划;
5. 家庭公司未来决策规划;
6. 公司内部项目开发和管理;
诸如此类等等

最后,这个是俺的邀请注册地址:
https://trello.com/hairuo1/recommend

//图片来自网络。

Sunday, September 14, 2014

看病记-以及就医过程如何避免中药


8月19号感冒,引发咳嗽。

20号去医院A做了血常规,白细胞偏高,医生开了头孢拉定,以及甘草冲剂,被我拒绝了,理由是我吃中药就拉肚子或者反胃,因为曾经试着跟医生说我不吃中药,医生第一反应“中药怎么了”?试着跟她解释,后来发现简直无法沟通。btw,医生人很好,态度很好,对血常规的解释看起来也很专业,只是看起来中西医理论都兼顾了。

22号再做血常规,白细胞回归正常,但咳嗽继续,医生继续开头孢拉定。
出差开会至30号,服头孢拉定至28号左右未好,药用完遂停。

30号回来晚上去医院B急诊室看病,重做血常规,白细胞正常,但咳嗽很厉害,体温不是高而是稍微偏低,医生让我挂盐水三天,去交费,发现好几百块钱,去药房拿药,发现注射液除了地塞米松,左氧氟沙星之外,还有一个叫做痰热清注射液的中药注射液!立马找医生请求退药,医生不解,我只好说我家有医生,不推荐我用中药注射液,因为曾过敏。医生遂同意。跑到药方退药,药剂师又问我缘由。退完药跑到收费处申请退款,收费的又问我为什么不用此药。

8月31号上午感觉效果不错,1号感觉还是未见好转。于是在2号上午又去医院B挂了一个专家门诊继续就诊或用药。

去之前想到前面的经历,在病历的药物过敏史上,在原本填写的青霉素外加了一个中药注射液。

解释了前面的问题和用药之后,专家给我开了三天克拉霉素,强力枇杷露,1瓶美敏伪麻溶液。我说不想喝枇杷露,专家马上说你放心,中药注射液过敏,中药不会过敏。我只能说非常讨厌那个味道,最后她给我开了6天的克拉霉素和2瓶美敏伪麻溶液。在此过程中我提到有5年为患咳嗽,但5年前每次咳嗽拍片都只是纹理增粗未见异常,她说一般不需要拍片,如果你想拍可以开个单子。考虑到X射线的辐射,本来应该能不拍则不拍的,但还是决定再拍一次。结果拿到报告提到,右上肺陈旧灶。回来问医生,医生说这是以前被感染过又因为免疫系统能力好而康复留下的痕迹,问题不大。然后问我是不是以前换过肺炎或者肺结核?根本没有啊,最近5年都没有生病过。

anyway,对以上医生开中药的做法很失望。

吃了三天克拉霉素不见效果,晚上入睡前都至少要咳2个小时很痛苦,考虑到已经吃了这么多抗生素,尼玛都成药罐子了,决定再换家医院C去听听不同医生的意见。

9月5号下午去了市区医院C,可能是本市最好的医院了,挂了一个普通专家门诊,医生查看了医院B的X片说问题不大,听呼吸也正常,开了莫西沙星和孟鲁司特纳片吃3天,我怕重蹈覆辙,就随口问了一句,三天后吃不好是不是要再来就诊然后继续吃?医生说3天之后肯定好。过程中还问我有没有止咳露之类的药,我赶紧说还有很多,这样医生就没开。

回来吃了2天,果然大有好转,第2天之后晚上就能安然入睡,3天后,已不影响正常工作生活,但仍有咳嗽,本来想再去就诊,刚好赶上中秋节医院放假,于是纠结要不要继续吃。想到一般抗生素生病时最好不要滥用,但一旦吃了且有好转,就要坚持到病情好转多吃1天,因此又去外面的药房买了一盒莫西沙星继续吃了3天。

9月11号,在吃完莫西沙星6天后,发现还未痊愈,又去医院C挂了一个普通专家门诊,将前面的就诊经历一一告知。医生看了X片说,虽然陈旧灶,但位置在交叉处不是很清晰,最好做个肺部CT,我问CT多少钱,答600多,我说那我还是去医院B做吧,那里有医保,这里是全自费的,医生说可以,只要记得有空体检时做一个也行。并说莫西沙星已无必要再吃,可以继续再吃一盒孟鲁司特纳片,同时问我有无咽喉炎,我没反应过来,答没有确诊过但应该有,又给我开了一盒清喉咽颗粒,拿去交费时才发现不对怎么又给我开中药。返回去找医生,说不好意思能不能退掉这个,因为我发现朋友那里有好多这个,如愿以偿。

总结
1.医生开中药现在已经屡见不鲜了,无论是大小医院,普通医生或专家;
2.中药的价格通常能占到所开药总和的50%或者更多;
3.为了避免吃中药,你最好说自己有这些,而不是跟医生争论,不然医生会说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4.为了避免被使用中药注射液,最好直接在病历前的过敏史上写上“中药注射液”。
5.一般的小病如感冒,能不用药尽量不用,这次的就诊经历使我意识到,由于从小被滥用抗生素,像头孢、克拉霉素、左氧氟沙星之类的对我已经能够完全无效了,这也是为什么看病的前期用了这么多药没有好转的原因,而医生也没有仔细查问过你之前生病的用药史或抗生素被滥用的情况。因此,总结自己的抗生素用药史可能很关键。
6.多换几家医院,最好找有病房制度,有博导或院士,尽量多挂专家门诊,但不要完全信任他们(很多专家介绍上一大堆头衔和协会成员,但会有个中西药结合协会成员的信息让你很无语),同时如果能够遇到一个医生讲究循证医学,不开中药,问你病史和用药史,一定要好好记住他的上班时间,专门去找他,遇上一个优秀的医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当然前面遇到的医生态度都还不错)。按照附录和参考A2的说法,通常这个医生不一定是老医生,因为老资格的已经不求上进了,太年轻的还缺乏经验,中间的有的只是得过且过,剩下的还有追求的才是目标。
7.从俺接触的医学院的学生告诉俺他们的教育经历来看,国内做双盲测试的太不严谨了,尤其是为了发文章的时候。另外,即使是循证医学,在万方数据库上也能搜索到这跟中医中药扯上一大堆的关系。


附录和参考
Q1:为什么不信中医?
A1:请参考《对伪心理学说不》这本书.

Q2:怎样找个好医生和好医院?
A2:请参考帖子“如何找到靠谱的医生”和“如何找到靠谱的医院

Q3:抗生素用药为何能不用则不用,用了要多用?
A3:请参见达尔文医学书籍,如《我们为什么会生病》和《病者生存》。

Friday, June 06, 2014

《少有人走的路》和《佛学概论》摘记


《少有人走的路》开篇有一段话:

人生苦难重重。

这是个伟大的真理,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之一。它的伟大,在于我们一旦想通了它,就能实现人生的超越。只要我们知道人生是艰难的———只要我们真正理解并接受这一点,那么我们就再也不会对人生的苦难耿耿于怀了。








今天偶然翻到《佛学概论》这本书第四章读到这样一段话:

美国心理医生M.斯科特·佩克的畅销书《人迹罕至的道路》开头第一句就是“生既是苦”。他所说的其实就是四圣谛(苦集灭道)中的第一条,他接着说:“这是一条伟大真理,是最伟大的真理之一。”这条在佛家说来即“苦谛”的真理是佛教教义的基础。所谓苦谛就是说苦乃人生本质,并一言以蔽之将人生境况视作一种“不易之病”。






《佛学概论》或一般佛学里的提到苦海无涯给人的感觉是:哦,原来是这样啊。
《少有人走的路》这一段话给人的感觉是:哦,原来还可以这样啊。
同一个观点,产生的心态差别很微妙。

Monday, May 26, 2014

Quotes by Friedrich Nietzsche

From:
https://www.goodreads.com/author/quotes/1938.Friedrich_Nietzsche


Nothing on earth consumes a man more quickly than the passion of resentment.
没有任何一种事物/情感能像“怨恨”那样快速耗尽一个人的生命。


They muddy the water, to make it seem deep.
他们和了稀泥,这样可以让水看起来很深。

There are two different types of people in the world, those who want to know, and those who want to believe.
世人分两类,一类侧重了解,一类侧重相信。


The higher we soar the smaller we appear to those who cannot fly.
我们飞得越高,在那些不能飞的眼里就越显得渺小。

Faith: not wanting to know what the truth is.
所谓信仰无非就是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

I cannot believe in a God who wants to be praised all the time.
我不相信任何时候只需要赞美的“上”。

In individuals, insanity is rare; but in groups, parties, nations and epochs, it is the rule.
发疯的个人比较少见,发疯的群体那必须是一坨接着一坨。


其他
http://zh.wikiquote.org/zh-hans/%E5%BC%97%E9%87%8C%E5%BE%B7%E9%87%8C%E5%B8%8C%C2%B7%E5%A8%81%E5%BB%89%C2%B7%E5%B0%BC%E9%87%87

Tuesday, May 20, 2014

Quotes by Ralph Waldo Emerson

From:
https://www.goodreads.com/author/quotes/12080.Ralph_Waldo_Emerson

“Guard well your spare moments. They are like uncut diamonds. Discard them and their value will never be known. Improve them and they will become the brightest gems in a useful life.” 


“Write it on your heart that every day is the best day in the year.”


“Be not the slave of your own past - plunge into the sublime seas, dive deep, and swim far, so you shall come back with new self-respect, with new power, and with an advanced experience that shall explain and overlook the old.” 

“Adopt the pace of nature: her secret is patience.” 


“Always do what you are afraid to do.” 


“Do not go where the path may lead, go instead where there is no path and leave a trail.” 


“When it is dark enough, you can see the stars.” 


“Is it so bad, then, to be misunderstood? Pythagoras was misunderstood, and Socrates, and Jesus, and Luther, and Copernicus, and Galileo, and Newton, and every pure and wise spirit that ever took flesh. To be great is to be misunderstood.” 


“The glory of friendship is not the outstretched hand, not the kindly smile, nor the joy of companionship; it is the spiritual inspiration that comes to one when you discover that someone else believes in you and is willing to trust you with a friendship.” 


“Our greatest glory is not in never failing, but in rising up every time we fail.” 


“Whatever you do, you need courage. Whatever course you decide upon, there is always someone to tell you that you are wrong. There are always difficulties arising that tempt you to believe your critics are right. To map out a course of action and follow it to an end requires some of the same courage that a soldier needs. Peace has its victories, but it takes brave men and women to win them.” 


“The purpose of life is not to be happy. It is to be useful, to be honorable, to be compassionate, to have it make some difference that you have lived and lived well.” 


“It is easy in the world to live after the world's opinion; it is easy in solitude to live after our own; but the great man is he who in the midst of the crowd keeps with perfect sweetness the independence of solitude.” 

“Life is a journey, not a destination.” 

“Nothing great was ever achieved without enthusiasm.” 

“Don't be too timid and squeamish about your actions. All life is an experiment. The more experiments you make the better.” 

Thursday, April 24, 2014

《论生命之短暂》摘记



P1:
大多数人都抱怨自然之吝啬,因为人生短暂,而被赋予的短暂人生竟又是如此瞬间即逝,以至于除极少数人之外,其余的人都还没来得及开始生活便寿数已尽。

生命并非短暂,而是我们荒废太多。一生足够漫长,如能悉心投入,足以创造丰功伟绩。

然而,在漫不经心、挥霍无度,汲汲于无聊琐事,最终到达万劫不覆的终极之时,我们才会幡然醒悟。浑然不觉中,时光荏苒,生命已经逝去。因而,实际赋予我们的声名远非短暂,是我们自己使然;上天所赐不薄,是我们将其荒废虚掷。

这正如败家之子将到手的万贯家财,一掷千金,顷刻散尽。若托付给经营有方者管理,即便这财富不多也可提升使用价值。所以,倘能妥善安排,我们的生命便可延长。

P2:
我们真正活过的那段生命仅仅是一小部分。其余的部分不能算是生命,仅仅是时间而已。

P3:
你会发现没人会愿意别人分享自己的钱财,但是我们每个人瓜分了自己的生命!

P9:
不要以为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人就是活得长,他不是活得长,只是在世上待的时间长。

看到有人想要占用别人的时间,而对方又欣然应允,我总是感到惊讶。

P17:
没有任何年代将我们拒之门外,我们可以接近所有时代;如果我们具备了崇高思想,能够跨越人类弱点的狭窄界限,就可以在久远的时间大道上徜徉。我们可以与苏格拉底辩论,向卡尼阿德斯质疑,与伊壁鸠鲁共度隐退的生活,和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一起克服人性弱点,与犬儒派学者共同超越人性的局限。

P18-19:
他们没有人会强迫你去死,而是教你如何去死。这些人不会耗费你的时间,他们每个人都会将自己的岁月奉献于你。与这些人的谈话不会有任何危险,他的友谊不会危及你的生命,拜访他不需你付出高昂代价。从他们那里你想拿到什么就拿什么,如果没有拿够,那不是他们的错。

我们总习惯说自己无力选择父母,他们是命运偶然间配送给我们的。但是我们可以做我们愿意做的任何人的孩子。有很多高尚的才智超群的家庭,选择你希望被收养的那一家,你将不仅继承其姓氏而且还能继承其财产。

P24:
当你见到有人屡次官袍加身,或在广场名声大振,不要羡慕他们:这些都是以生命为代价获取的。为了某一代能以他们的名字命名,他们耗尽自己所有的年代。

P65:
你要特别注意别选那些忧郁伤感的人,这种人找个茬儿就发牢骚,虽然人毫无疑问是忠诚善良的,但是如果身边有个人对每件事情都焦虑不安,动不动就哼哼唧唧发牢骚,就会对你平和的心境产生破坏。

Saturday, April 12, 2014

《盲眼钟表匠》杂感



“外面正在下着DNA。我的花园位于牛津运河的岸边,花园的尽头栽着一棵大柳树,它正在向空中撒播毛茸茸的籽。空气一阵阵地流动着,这些籽向外面的各个方向飘飞。我的目力所及之处-整个运河的水面都变白了,上面漂浮着棉花样的斑点,因此我们能肯定在其他方向也同样如此。这些飞絮大多由纤维素组成,使包含了遗传信息DNA的荚显得很小。DNA的内容肯定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那么为什么我刚刚说外面在下DNA而不是纤维素呢? 答案是:DNA起着决定作用。纤维素软毛尽管很大,但只是起到降落伞的作用,最终没有什么用处。棉毛、柔荑花以及树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完成这一件事:将DNA散播山野各处。不只是撒播某一个DNA,而是撒播所有的其编码详细解释柳树(这柳树将释放出新一代毛茸茸的种子)生长指令的DNA。这些毛茸茸的东西,确切地说是在散播着制造自身的指令。它们之所以在那儿,是因为它们的祖先都是这么做的。在那儿,外面在下着指令,在下着程序,在下着生长的树,撒播的茸毛以及运算的法则。这并非是一个暗喻,这是很浅显的真理。如果说在下着松软的碟片,这才会令人费解。 ”

这是道金斯在《盲眼钟表匠》里的一段话,写在第五章的开头。虽然是2年前读的这本书,至此以后每年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都会自然而然想到,外面下着DNA,或者下着指令/程序。这个真实的世界背后,如此神奇,正如同我们看黑客帝国时看到的代码那样。。。

就像第一次读《自私的基因》之后,走在路上看擦肩而过的每一棵树的每一片树叶,都会感到神奇和敬畏一样。

艾略特说,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破土而出的声音犹如骨骼断裂一般。why,因为基因想要复制自己,因此艾略特听到了基因机器的声音了。

一个基于基因而非物种(基于物种造成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而基于基因不仅解释了人道主义的来由,也解释了个人自由主义的来由。只有像蚁群和蜂群这样的基因特性决定了它们适合社会主义,这一点Wilson说到过,Karl Max was right, socialism works, it is just that he had the wrong species)的进化论者的生命观不仅仅如是,他说自己为什么每天要早起的理由如下:

“ After sleeping through a hundred million centuries
we have finally opened our eyes on a sumptuous planet,
sparkling with color,
 bountiful with life.
Within decades we must close our eyes again.
Isn’t it a noble,
an enlightened way of spending our brief time in the sun,
to work at understanding the universe and how we have come to wake up in it?
 This is how I answer when I am asked
—as I am surprisingly often
—why I bother to get up in the mornings.”

see more
https://www.goodreads.com/author/quotes/1194.Richard_Dawkins

类似地,大多数神话传说所谓的“千年修行”相比进化几百万年而来的“身而为人”而言,简直弱爆了。

达尔文说:如果我把所有生命都不再视为特殊的造物,而只是某几个生命的直系后代,这几位祖先活的年代远在寒武纪的第一个底层沉积之前,那么在我看来,它们简直就是高贵的贵族。


回到开头,“信息在传播”,这涉及到信号与系统,通信系统原理。色声香味触法,无非是不同信号的接收,解读与发射。这里的信号包括声波,光波,传感器等等。不仅仅如此,《失控》和《科技想要什么》里说,这四进制(CGAT)碳基生命,正朝着创造二进制(10)的硅基生命的方向而去,,二者必将融为一体,技术元素一直伴随着我们。


我们智人(homo)迄今为止所做的文明的一切努力,似乎都只不过在模仿大自然这位盲眼钟表匠所做的一切。

尽管早已暂停这一段有关evolution的阅读,但是这个过程给我带来的视角,以及对我过去无数困惑的一一解答,大至终极问题(从基因机器机器人的反叛),小至生活琐碎(各种解答,另叙),再到对各门学科的冲击和影响(社会学,博弈论,人工智能,心理学,信息论,复杂系统),一一初窥门径而来,已让俺惊讶得下巴掉到地上捡了无数次,也很庆幸自己生活在有互联网的科技时代,自有kindle设备以来,畅所欲读了许多。

相关链接:
豆列,Evolution/演化论/进化论科普
美味书签收藏之evolution标签
//2014-02-04



Wednesday, January 15, 2014

《苏格拉底传》摘记



P115:
所有世纪都有其一定数量的头脑健全、清楚和冷静的人物;而且也不缺少热情人士。但是这两者的结合是稀少的,而且最为稀有的现象是一颗坚强有力的心用它的全部力量工作以保持在它上面头脑的冷静,就像一个蒸汽引擎可以使一个制冷机器运转一样。这样的结合在任何大的规模上1000年也只有一次。但是,当它真的出现时,就像要补偿它的稀有一样,它施加一种许多世纪也不会耗尽地持续存在的影响。这种现象的稀有是由于人类本性的根本特性。所有热情本身都趋向于心灵图像的含混而不是趋向于心灵图像的清晰。的确,一般说来情感的作用也是同样的。每一种情感都吸收滋养它的那些观念和形象,而排斥那些并不滋养它的观念和形象。以一种开放的、无偏见的心灵来感知和判断事实是不可能的,除非心灵里的不偏不倚性(亦即免于感情的干扰)已经首先铺平了道路。本杰明·富兰克林曾被称为“冷静清醒的热情人”。这个词可以在更高的尺度上应用于苏格拉底。那种支配他强有力人格的激情,那个他渴望为之殉难的原因,目的在于获得知识的明彻。他对于纯粹概念的渴求之热诚犹如过去任何神秘主义渴望与上帝的心灵合一一样。他给予的推动唤起了道德哲学的许多学派(或者毋宁说是宗派)的出现,其中无数有教养的人士发现了代替崩溃中的流行宗教的东西。对于这个奇妙的历史现象给予真正的评估是本文专注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P117:
他的智力的创造性既表现在思想的无穷尽的充实上(他是以此而特别杰出的),也表现在许多关于他的心不在焉或极端的专注的轶事中。我们几乎可以说,他有时会被一时占据他心灵的问题完全支配。


//2006-11-10